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022.看,就是他(第1 / 2页)

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,人力资源部认定吕松并没有直接参与殴打办本小海,但他并不能摆脱教唆他人殴打他的嫌疑。为了维护煤矿安定和谐的治安局面以及严肃规章制度,人力资源部决定给予吕松矿内通告处分并处以100元罚款。

尽管本小海去人力资源部为吕松求情,但改变不了领导们集体讨论出来的决定结果。铁面无私的人力资源部部长训斥本小海道,“虽然你这个受害人不计较,但是我们的规章制度不容践踏。”

吕松知道本小海去帮他求情后,开始还觉得那是猫哭耗子假慈悲。后来仔细想想才知道事情的发展从开始就脱离了他俩的掌控。他不知道这是有人专门针对他,还是造化本身弄人。

这件事不仅将对他本人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,也会给本小海造成一定的伤害。这个时候,他们两个都成了事件发酵后的受害者了。

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”,吕松的心底响起一个声音。

想当初他不顾父母的反对,不远千里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有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。作为一个三本院校的毕业生,家里没有可依靠的背景,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,想找份理想的工作并不容易。当初齐港煤矿到他们学校招聘,他就义无反顾地应聘了。

作为独生子,父母都不舍得他到如此遥远的地方工作,三番五次要他回老家那边去,但他铁了心地要扎根在这里。

因为来之不易,所以他很热爱这份工作。虽然他基础比较差,但两年来,他勤奋好学,脏活累活技术活,他都抢着干。他用最饱满的热情工作着,技术水平眼见着一天比一有天进步。

如今,他奉献了两年青春的工作单位就要处分他了。仅仅因为他向朋友们发了几句牢骚,朋友自作主张打了人。而被打的人都已经原谅了他,都不计较了,为什么单位还要紧紧抓住这件事不放呢。

他想不通。他视单位如初恋,可单位弃他如破履。他为什么还要留恋这里呢?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可是,无论他留下来接受处分,还是辞职重归故里,他都无法轻松起来。愁思郁结在心底,令他无法排解。他想找个人喝喝酒,说说话;他想一醉方休,忘却所有。可是平时那些狐朋狗友,酒肉朋友可不能再找了,现在的麻烦就是他们给惹下的。

吕松徘徊在夜晚的街头,不知何去何从。路灯映照出他时而高大时而矮小的身影,让他像极了滑稽的小丑,但这是个不能让人开心的小丑。

想来想去,竟然还是去本工那里最合适。一来这两年本小海和丁晓燕对他照顾有加,二来最近的事情为他们添了太多的麻烦。无伦自己是走是留,都应该去给他们一个真诚的道歉。

当吕松提着两瓶酒和一些熟食来敲门的时候,本小海和丁晓燕都愣住了。他们本来是打人事件受害者,但他们却为不小心说出事件真相而内疚,对给吕松造成如此严重后果而深感歉意。

本小海见他带来的东西,便知道他是来借酒浇愁的。他配合地麻利地去厨房炒了两个青菜,加上吕松带来的酱牛肉和油炸凤爪,正好凑成了两荤两素四个下酒菜。

两个悲催的男人冰释前嫌,频频举杯,像是两个最亲近的好朋友。确实,如果不发生这档子事,两人也算是很不错的兄弟或朋友吧。

“本工,你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男人。”吕松紧紧抓住本小海的手不放,用力摇晃着,口舌不清地说着,“脾气这么好,心胸这么开阔,这才是真男人啊。当然,长得也是标准的帅哥,白白胖胖,和蔼可亲。”

听到如此溢美之辞,本小海心里如喝了蜜一样香甜,自信心立即爆棚。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要将杯子再斟满。

丁晓燕苦笑着从他手里抢过酒瓶和酒杯,坚决不允许他俩再喝。

“不喝酒也行,那咱们唱歌。”

两个喝醉了酒的老爷们用筷子敲着盘子伴奏,疯狂地唱起来。

“让我们忘掉过去的一切不如意,人生本来就是场游戏。过往云烟留下的是情谊,我的好兄弟,这杯我敬你。跨过山越过水一起共风雨,我的好兄弟,这杯我敬你……”

歌是好歌,可他们唱得调子跑了十万八千里,让丁晓燕的耳朵忍无可忍。她故意将电视机打开,调大音量将他俩的声音盖下去。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们一首歌接一首歌地唱下去。

最终,吕松也没有把要辞职回老家的打算告诉本小海两口子。不知道是他不想告诉他们,还是因为喝醉酒而忘记了。

第二天,吕松没有来上班。本小海还以为他是因晚上喝酒太多没有起来床呢,便替他向班长请了假,说吕松将会晚到一会儿。

程坤纳闷地看了本小海一眼,奇怪他为什么会替吕松请假,难道两人之间的恩仇翻篇了?本小海啊,你还真是没出息的人,人家这么害你,你还帮人家,怎么这么没有是非标准呢。

下午,吕松依旧没来上班。本小海想该不是昨天喝酒太多喝出事来了吧。他赶紧找了个僻静地方给吕松打手机。手机很快接通了,里面的声音很噪杂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