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013.存在的价值(第1 / 2页)

“哦,那个啊,家里的簸箕坏了,再编一个用。”严青霞的妈妈只当本小海随便问问,也就如实回答道。

“看河堤上柳树很多,是不是庄上的人都会编东西啊?”本小海继续问。

“基本上都会吧,兴隆镇上卖柳编的大部分是我们庄上的人。闲着没事的时候编几个,拿到镇上去卖,也能赚点花销。”

“那得赚不少钱吧?”本小海乐呵呵地问。

“能赚啥钱啊?不够白搭功夫的,一个簸箕卖不到两块钱,还不好卖。”严青霞妈妈叹口气说。

“那得卖多少钱才值当专门编来卖?”本小海煞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。

“怎么着也得三块钱吧。”严青霞的妈妈仔细想了想说。

“笨小孩,你是不是想学啊?”严青霞见本小海这么感兴趣,便笑道,“如果你想学,可以让我妈妈教教你。其实我也会编的,只不过我编得不好罢了。”

“你真的会编?”本小海故作惊讶地问,“到暑假的时候,你可以编来去卖啊,大爷大娘没有时间编,你可是有时间啊。”

“编这个又不赚钱。”严青霞摇了摇头,“又不好卖,可能拿到集上待一天也卖不掉。”

“嗯,这确实是个大问题。”本小海附和着说。

其实本小海想到了他当年上中专的时候,有个叫王俊卿的同学,他爸爸就是办了个柳编厂,专供外贸,还很赚钱呢。自己是不是也到县外贸局去问一问呢?

外贸的柳编都是些小篮子、小筐子,或者是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,到外国是当做艺术品一样卖的。那些东西是要比簸箕精细一些,但严家庄的人也应该一学就会吧。而且那些东西小,编起来用料少,花费时间短,一天能编四五个,两块钱一个收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愿意编,要知道,这个时候的工人月工资也才七八十元。

如果外贸局收购的话,能给三元以上,倒腾这个就有钱可赚。本小海心里默默盘算着。

回家的路上,彭秋秋问:“笨小孩,你还真想学柳编啊?”

“我只是好奇问问而已。”自己的想法还不成熟,不能想当然,所以他还不能把真实想法告诉彭秋秋和白宇博。

如果真要做的话,也许需要一些前期成本吧。如果让父亲把他攒着的那二百块钱拿出来,恐怕比较困难吧?

彭秋秋和白宇博两个人的家境都比较好,如果他们参与自己的计划,也许成功率会更大一些吧?不过这需要等到自己去外贸局问一问再说。

现在的本小海,既不像后世那个胖胖的笨大叔,也不像从前的那个少年笨小孩。他清楚地知道自己重生而来,所以他无所畏惧。“明天就去外贸局问一下。”他暗暗下定了决心。

第二天,本小海还是以去找同学为由,骗过了父亲和姐姐。他卖力的蹬着那辆二八自行车,瘦小的他蹬起车子来需要左摇右晃才能维持平衡,但这并不能妨碍他一路前行。

兴隆镇离鲁梁县城也就30多里地。对于15岁的笨小孩来说,是他第一次离家这么远。但对于那个已经45岁的笨大叔来说,他曾经无数次地到过鲁梁县城。他不仅知道鲁梁县城现在的布局,而且还知道几十年以后的规划。

就在他累得精疲力尽的时候,他看见了县政府大楼。此时的县政府大楼也只是一个小院里的一座三层小楼。再向南走500多米就是县外贸局的院子。

“你找谁啊?”本小海在门卫处被拦住了。

“爷爷,我拉肚子,憋不住了,你就让我进去吧。”本小海捂住肚子,可怜兮兮地请求道。

门卫老头见他额头冒着汗,信以为真,给他开了门,嘱咐道,“厕所就在一楼,别乱跑啊。”

本小海将自行车向旁边一放,就急匆匆地向办公楼跑去,就像真的憋不住了一样。

门卫老头看着他狼狈的样子,摇着头笑了。

本小海真的先去卫生间方便了一下。然后他到二楼找到了出口科,门没关,里面一男一女两个人对桌坐着。女的年纪比较大一些算是中年妇女吧,而男的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。

本小海轻轻敲了敲门,里面的两人看见他都愣了愣。中年女人柔声问,“小朋友,你找谁啊?”也许她以为这是哪个职工家的孩子吧?

“阿姨好,大哥哥好,我就是来找你们的。”本小海甜甜地说,脸上堆满灿烂的笑。

“找我们?”两个人几乎同时问。

“我叫本小海,兴隆镇本家庄的,我同学是严家庄的,他庄上的人都会柳编,我就想问一问,咱们这里出口不出口柳编?”本小海也不遮掩,实事求是地说。

“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?”男青年有些惊讶地问。

“什么消息?”问得本小海一头雾水。

“我们刚刚开拓了柳编出口业务呢。”男青年解释道,“但复兴镇柳编厂那边的生产能力明显不足,我们正在发愁从哪里寻找更多的柳编人员呢。”

真是天助我也,机遇天降,这也算得上重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