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第二章 归山(第2 / 2页)

道:“就这么放那位大秦储君归国?这可不像你的作风。

难道……你在他身上还做了别的手脚,故意将其放归,另有谋算?”

中年人道:“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,你只要记住,秦是我们共同的敌人。

另外,你不要再诱惑少晏,否则我不会对你客气。”

夏姒的身形倏地从房间里消失,带着连串的娇笑声:“既然不受欢迎,那我便走了。希望平原君记得和我们阴女教的约定,切勿失信。”

荒野。

某处树丛中,赵淮中和老者回头眺望着刚刚脱身出来的城池轮廓。

“城内参与救我的人,可有把握脱身?”赵淮中问。

“我们事前做了详尽部署,考虑过各种状况,他们相互配合,最终将散于城内,化整为零的自行回国,伤亡应该不会太重,但必要的损失不可避免。”

老者肃容道:“代替储君留在城内的替身,会尽量拖延时间,不时露面,让对方以为储君一直没有逃出邯郸。”

赵淮中:“我们这一路回去,有多大把握能平安返回王都?”

老者笃定道:“既然从邯郸城出来了,回去的路上其他阻碍便不足为惧,大王一路都安排了人接应,确保能够顺利迎接储君回朝。”

“既然有这么大把握,你让人传讯给留在城内掩护我们的队伍,叫他们小心隐藏,不必再露面了,以自身安全为重。”

老者犹豫了一瞬,应允道:“储君宽厚,吾会将储君的命令传达下去。”

赵淮中微微点头,转身离开。

不远处有一支像是和夜色融为一体的队伍,人人身披黑甲,胯下骑乘着一种头上生有独角的健壮怪马。

这是负责沿途护送赵淮中回国的队伍。

他们通过长达数月的时间,分批潜入赵国,在荒野中隐藏行迹,等待着赵淮中从质子府脱身的时刻到来。

将近四十人的精锐队伍,犹如一人般整齐。

当赵淮中和近身保护他的老者登上一辆被护持在中间的车辇后,为首将领立即做出手势,一行人在夜色里如同一杆长刀,切开了黑暗,快速远去。

嗡!

突然间,队伍里的为首骑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从背后抽出一张弓弩。

弓弦震颤,一支箭矢流星般射进了不远处的树丛。

那树丛中也亮起术法的光芒,似乎有人在抵御箭矢的攻击。

“缚!”为首将领厉喝道。

随着他的声音,树丛中竟凭空滋生出一条微光流转的暗黄锁链,将抵御箭矢的身影捆缚在那里。

赵淮中从车辇内扭头眺望,见到这一幕不禁眼神微亮。

老者看出他的好奇,便解释道:“前来护持储君归国的护卫首领,用的乃是纵横一脉的法言术,祖师为鬼谷大家王禅。”

“纵横家鬼谷子创立的法言术?”赵淮中暗忖。

“储君,有人试图接近窥视我们,被末将所擒,如何处置?”骑士首领询问。

就在此时,赵淮中感觉到体内的‘它’悄然而出,化作一抹无人可见的气息,急速往稍远处被擒获的人影处飘去。

“是那个少女夏姒。”

那人影露出行迹的时候,赵淮中便认出了对方身份。

“唔,是个阴魂,为何莫名死了?”有兵士费解道。

稍远处,被擒获的少女夏姒,眉心突然多出一抹黑暗,整个身体漏气似的迅速萎缩,转眼就诡异的只剩下一张皮,落在地上。

与此同时,‘它’又重新回归,隐入赵淮中体内。

这东西以往也曾短时间离体,故而赵淮中并不惊讶。但其回归之后,气息似乎粗壮了稍许,结合那阴魂少女夏姒成了一张皮的诡异变化,让赵淮中陷入了沉思。

队伍旋即重新出发。

“大概要几日可以回去?”赵淮中问。

“骑乘夜兽兼程赶路,不需十日便可返回国都。”老者答。

他们一行人走后不久,从平原君府离开的夏姒,便鬼魅般出现在附近,找到了那张残留的人皮。

她的脸色非常难看,盯着正在化作飞灰消散的人皮,呢喃低语:“这是什么术法,如此厉害,不仅将我的阴魂吸收了……还想隔空摄取我的力量。”

时间匆匆,十余日一晃而过。

赵淮中等人沿途晓行夜宿,顺利到达了大秦的权力中心——古都咸阳。

Http://m.AhzWw.net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