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十五章:屋檐下的小(第1 / 3页)

在小禾的央求之下,林守溪终于将房间里发生的事大概说了出来。百度搜*索爱-好中-文-网

林守溪在一边说,小禾在一边点头。

王二关与纪落阳听完之后都表示不相信。

“你们真的只是在屋子里打架?”王二关问。

“是,我传授师妹武技。”

“你们是在地上打架,不是在床上?”王二关二度确认。

“地上。”

“可是传授武技至于下这么重的吗?”王二关痛心疾首,“人家还是个小姑娘。”

林守溪摇摇头,“师妹的武功可比你高多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王二关自尊心受辱,怒道:“林守溪!你得了小姑娘的青睐得意忘形了是吧?今天要不要在这院子里打一架,我今晚就把你这自封的合欢宗宗主给灭了!”

王二关说得感慨激昂,正义凛然,却听小禾弱弱地说了一句“不许你欺负守溪师兄”。

激昂的话语一下子成了自作多情,王二关顷刻颓然,一声不吭地坐下,饭也不想吃了。

夜晚的时候,王二关竟端出了一盆水,主动洗起了衣服。

他洗的是一身华贵的衣裳,那是他被拉来神坛时穿的,也是如今他仅剩的唯一可以彰显身份的尊贵之物。

前几日他都不舍得穿,此刻却拿出去清洗晾好,准备明日穿上。

夜晚。

雅雀哭咽,虫鸣低徊,铁树的黑影在庭院中舞动着爪牙。

凉风森森的廊下,风叶轻鸣,纪落阳抱着自己削好的木剑望向月亮,不知在想什么。

林守溪也看月亮。

在他的世界,月亮本就有许多美好寄托,此刻他什么也不想,感受着遍襟清辉,便觉平静。

小禾的房间未点灯火,真气却明显地流动着,偶尔还有拳风响起,那是她痛定思痛之后在练武。

大量的夜云从巫家的方向推来,遮住了月光。

短暂的天晴后似又要暴雨,而这倏尔压抑的黑暗里,林守溪嗅到了暗潮涌动的味道。

他回到了房间里,虚掩上门,在床榻上睡下,手始终搭在纪落阳赠给他的木剑上。

一夜无事。

清晨醒来时,小禾已端端正正地坐在他的床前,双手叠放在大腿上,窗后的光照进来,透过她的白发,映出了淡淡的金色。

“你怎么擅自进我房间?”林守溪责问。

“师兄没有关上门呀,小禾就进来了。”少女甜甜地笑着。

“我们师门虽只有两人,但也应遵守礼节。”林守溪这样说着,神色却凝重了几分。

这些天他总能在院子里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意,所以他今夜将门虚掩试探。

一整个夜晚,他半寐半醒,始终保持着警惕。

他没有听见任何多余的声音,可小禾就这样出现在了床边了。

她是怎么做到的呢?

这是她对自己的恶作剧还是下马威?

他还不确定小禾乔装成普通少女,混入巫家到底想要做什么,但幸好,在教完小禾完整的剑经之前,她应该没有杀自己的打算。

而教完剑经之后,她就没有杀自己的机会了。

他将魔门的控心之术‘无心咒’切成九份,掺入剑经,随着每一式种入她的体内,悄无声息。

若小禾对他有杀心,他可借此自保,若没有,偷偷帮她解了就是。

至于剑经本身……这确实算是师门绝学,但绝非什么不传之秘。

过去魔门上上下下都练白瞳黑凰剑经,甚至将它编成了早操,整齐划一地练习。百度-搜索爱好-中-文-网但其余弟子学了它,不过是学了套不错的剑法,唯有他能与这剑经生出共鸣,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“师兄的伤怎么样了?”小禾关切地问。

“好些了。”林守溪回答。

“好些了就继续教师妹剑经吧。”小禾迫不及待地说。

“看来我收了个没良心的师妹啊。”林守溪无奈地笑。

“这当然是玩笑话呀,师妹最关心师兄的安危了。”小禾香腮微鼓。

林守溪从榻上坐起,将道衣披上,却是掩唇咳了起来。

小禾见他脸色发白,连忙问:“师兄又怎么了?”

“伤势反复无常,没什么的。”林守溪说:“我继续教你白雪流云剑经吧。”

“可师兄……”小禾见他捂着胸口的模样,神色微动,“不会是昨日我与你比试过繁,不慎让师兄……”

“师妹无需自责。”林守溪算是默认了。

“果然……”小禾怜惜道:“都怨我昨日太过争强好胜了,累着了师兄。”

“我不过是用气过猛,耗损了些力气而已。”林守溪说:“师妹不必想着渡真气给我的。”

“?”小禾一愣,“我没想着要渡……”

“师妹别装了,你的关心都写在脸上了。”林守溪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