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十二章:各怀鬼胎(第1 / 2页)

“告密?告什么密?你了什么?”王二关莫名地急了起来。百-度-搜索爱-好-中-文-网

“是小禾的秘密。”林守溪向着窗外看了一眼,:“云真人对小禾的灵根很感兴趣,但不知碍于什么,他没有直接问小禾,而是在夜里偷偷敲窗问我。”

“我将小禾的话转述给了他。”

林守溪露出了愧疚的神色,仿佛这件事真的发生过。

“你竟是这种人?”王二关一震。

“可云真人为什么要惩罚你?”纪落阳更加疑惑。

林守溪低下头,:“云真人喜怒无常,他听完之后点了点头,反而以指猛地戳了我的胸口,‘我憎恶告密者,若有下次,我会直接处死你’。”

王二关与纪落阳对视了一眼,将信将疑。

“我没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。”纪落阳感到失望。

“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的。”林守溪。

“可她对你……”纪落阳欲言又止。

“难怪你痛得这么厉害,原来是负心汉的惩罚啊,哼,我要将这事告诉小禾,看她还跟不跟你!”

王二关得知真相,同样很生气,大步流星地要走出门。

林守溪却没有半点要拦他的意思,他看着他臃肿的背影,平静道:“别忘了,你也是告密者。”

“我?我告什么密了?你别污蔑人!”

王二关脚步一滞,一身肥肉颤了颤。

“预师的预言,她云真人要死,巫家要乱,这些只有你一人听见,他……允许你出去了吗?”林守溪问。

王二关低下头,眼神闪躲。

他猛地转过身,想着林守溪刚刚经历的剧痛,又想着方才将自己将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们,不由一阵后怕。

“你……”王二关咬牙切齿道:“我可是真人最器重的人,是要给大公子做神侍的!”

“我们有四个人,多余出了一个。”林守溪:“没有谁是不可牺牲的,在云真人的眼里,我们都只是蝼蚁罢了。百度*搜-索爱-好-中-文网”

王二关脸一阵红一阵白,他的脑海中翻腾起哥哥死去的场景,一股恶心感涌来,让他想要呕吐。

两人对视了一会儿。

最后,这小胖子叹了口气,望向窗外远处小禾忙忙碌碌的身影,:

“那好,我们都保守好秘密,谁也不许出去。”

“好。”林守溪立刻同意,“以后也不要在小禾面前再问我伤的原因了,我……我以后也绝不会再做出对小禾不好的事。”

“嗯……”王二关也像是精疲力尽了一样,颓然坐在椅子上,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
林守溪看向了纪落阳,他正准备将‘你若将我们此刻的谈话告密,那你也是告密者’的逻辑去服他,王二关却再度开口了:

“放心,纪落阳不会出去的。”

“是吗?”林守溪有些吃惊。

“嗯,我也会保密。”纪落阳回答。

林守溪看了他们一眼,立刻明白,他们之间应该也有什么秘密。

不待细想,小禾已端着热水走进来了。

纪落阳拉了拉王二关的手臂,:“出去吧。”

“啊?”

“林守溪的伤也好了,就让他们小两口独处一会儿吧,我们别打扰了。”纪落阳笑着。

“还是你考虑得周到。”王二关牵强地笑了笑,跟着一同出门。

小禾蹙着眉看了他们一眼,觉得他们怪怪的。

少女也未细想,将碗递给了林守溪,“我已经帮你吹凉了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林守溪接过碗时,有意无意地碰了碰她的手指。

小禾睫毛轻颤,手缩了缩。

林守溪抿了口水,忽地喊了声:“烫。”

“还烫吗?”小禾疑惑。

“不信你试试。”林守溪递回。

小禾接过抿了一口,蹙眉道:“不烫呀。”

林守溪再度拿回了碗,对着小禾刚刚抿的位置倾唇,再喝了一口。

小禾在短暂的茫然后捏起了拳头,但她似乎还在担心林守溪的伤,小拳头也没有落下,最后只是习惯性地怨了句轻浮。

“那你为什么每天都要跟着我这个轻浮之人呢?”林守溪问。

“我才不告诉你。”小禾侧过脸去。

“你不我也知道的。”林守溪将手轻轻覆在她的手上。

小禾竟没有抗拒,她眼睑微抬,泛着水光的眼眸望着林守溪,“你到底要干嘛呀?”

“我……”林守溪犹豫着。

“哼,扭扭捏捏的,一点也没气概。”小禾咬了咬唇。

林守溪深吸一口气,:“我刚刚以为我要死了,那时候我脑子里都是这些天与你在一起的画面。”

“这些天你本来就一直和我在一起啊,还有其他画面么……”

“不一样的,我……”林守溪:“我想继续陪着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